陳祖靈與潘海深證券內幕交易賠償糾紛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3-7-9 16:44:55 點擊數:
導讀: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09)一中民初字第8217號原告陳祖靈?! ∥写砣怂我恍?,上海新望聞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写砣藦堣?,上海新望聞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桓媾撕I??! ∥写砣硕」狻?/div>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9)一中民初字第8217號

 

    原告陳祖靈。
  委托代理人宋一欣,上海新望聞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張瑜,上海新望聞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潘海深。
  委托代理人丁光海,北京市金朔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陳祖靈與被告潘海深因證券內幕交易賠償糾紛一案,本院于2009531日受理后,依法組成由法官陰虹擔任審判長、法官寧勃和鄭偉華參加的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院于2009722日組織雙方當事人進行了庭前證據交換,并于2009722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陳祖靈的委托代理人宋一欣,被告潘海深的委托代理人丁光海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完畢。
  原告陳祖靈起訴稱:陳祖靈系投資者,在2007416日前至該日買入或持有大唐電信股票(股票代碼600198,19981021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
  潘海深系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副院長,曾擔任大唐電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并擔任過大唐公司董事會審計與監督委員會委員。在任職大唐公司期間,潘海深曾發生賣出大唐電信股票的內幕交易行為,2008320日,被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證監會)認定為存在內幕交易行為,并受到行政處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書[200812號)。
  證監會的處罰決定書認定,2002年,潘海深在國泰君安證券公司北京知春路營業部開立18003211(潘海深)資金賬戶,下掛1個上海股東賬戶A156046013。潘海深本人承認該賬戶歸其所有,交易資金來源于他的工資卡。截至2007415日,該賬戶內有大唐電信股票13 637股。
  2005年,大唐公司虧損。20061030日,大唐公司發布2006年業績預增公告,預計2006年全年實現盈利。20072、3月間,大唐公司與其2006年年審機構經過溝通,擬對光通信、無線分公司的資產計提大幅減值準備,初步判斷大唐公司2006年會有數億元的虧損。200744日上午1033分,大唐公司董事會秘書將審計機構的預審計意見、公司經營班子關于年報虧損的匯報、預虧公告全文以電子郵件的形式向包括潘海深在內的全體董事做了匯報,匯報材料中稱因“對整合后的無線、光通信資產進行大幅減值計提,由此將造成2006年年度財務報告虧損56億元?!?span lang="EN-US">2007年45日,大唐公司發布《大唐電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度業績預告更正公告》,宣布大唐公司由預盈轉預虧,但未披露預計虧損的具體數額。根據詢問筆錄,潘海深稱自己在公告前就知道會有幾個億的虧損。
  2007416日,潘海深通過辦公室電話下單,以每股20 .53元的價格將其持有的大唐電信股票13 637股賣出,成交金額為279 967.61元。該價格既是當日收盤價,也是當日漲停價。次日,潘海深向上海證券交易所匯報了此次交易情況,潘海深稱2007416日的交易行為是誤操作。經查交易記錄,潘海深賬戶2007416日的操作只有這一筆,且至2007427日,除申購新股外,其賬戶也未進行任何其他操作。
  2007418日,大唐公司發布2006年業績快報,稱2006年大唐公司凈虧損719 016 700元。2007427日,大唐公司發布2006年年度財務報告,稱2006年大唐公司凈虧損718 862 000元。
  因此,證監會認為,潘海深作為上市公司大唐公司的董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第七十四條規定的“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其所知悉的大唐公司2006年將巨額虧損的信息,為證券法七十五條規定的“內幕信息”,其2007416日賣出大唐電信股票的行為,發生在該內幕信息公開以前。因此,潘海深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七十六條“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規定,應當按照證券法二百零二條予以處罰。經計算,潘海深的違法所得(規避的損失)金額是7607.81元。因此,證監會決定對潘海深處以人民幣3萬元的罰款。
  根據20075月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奚曉明在全國民商審判工作會議的講話精神,強調修訂后的證券法已明確規定了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的侵權民事責任。陳祖靈正是在潘海深內幕交易期間受到內幕交易影響,買入或持有大唐電信股票,并導致了相應的投資損失(包括投資差額損失、印花稅、傭金及利息)?,F訴至法院,訴訟請求:1、判令潘海深向陳祖靈支付因內幕交易引起的侵權賠償款673 726.11元;2、潘海深承擔本案的訴訟費。
  原告陳祖靈為支持其訴訟請求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予以證明:身份證公證書、潘海深的戶籍證明、證監會的處罰決定書、成交量收盤價一覽表、對賬單1份、股東卡、投資損失計算表、大唐公司《2006年年報》。
  被告潘海深答辯稱:一、本案不符合法定的受理條件,應當裁定不予受理。根據200192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涉證民事賠償案件暫不予受理的通知》的規定,對于內幕交易行為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應暫不予受理。陳祖靈在起訴中說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奚曉明的講話相當于廢止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潘海深認為這是違背法律的,不能因為某一個人的某一次講話而廢止法律,因此,潘海深認為法院應當先就本案是否應當受理的問題作出裁定,再就實體問題進行審理。二、陳祖靈依據同一事實與理由,同一股票交易過程,同一損失向同一法院提起不同的訴訟,要求進行賠償,應屬重復訴訟行為,違背了人民法院關于一案不二審的相關規定,應當駁回陳祖靈的起訴。三、陳祖靈的損失與潘海深的股票買賣行為完全沒有因果關系,完全是由于其自身操作行為和股市系統性風險造成的。1、在本案立案前,潘海深與陳祖靈根本不認識,更沒有對陳祖靈股票的操作行為作過任何明示或暗示的指導或提示、建議。陳祖靈只是在2008320日,證監會對潘海深做出處罰決定書之后才知道潘海深誤售股票一事,所以,陳祖靈的股票交易行為不可能受到潘海深誤售股票的影響,更何況該股票在長達一年的時間里均處于上漲期,陳祖靈頻繁交易獲利較豐;2、潘海深在2007416日誤售自己所持有的股票僅為13 637股,當天該股票的成交量為258 558 920股,潘海深的所謂內幕交易行為根本無法引起操縱股價的結果,事實股價也沒受到影響。潘海深的所謂內幕交易行為不應對陳祖靈承擔賠償責任;3、從潘海深賣出股票到ST大唐發布公告之日,股價是上漲的,這也說明潘海深的賣出股票與該股票的價格波動和走勢是沒有任何負面影響的。且陳祖靈在此期間操作的兩筆交易均是盈利的,如:陳祖靈2007410日以17.1元買入該股票,2007618日,陳祖靈以24.47元賣出,每股凈盈利7.37元,但此時距離潘海深賣出股票已經兩個多月,至此,說明潘海深的行為不但沒有給陳祖靈帶來任何損失,相反陳祖靈獲得巨額利潤,按照陳祖靈的邏輯是否要與潘海深利潤共享。由此可以斷定潘海深賣出股票的行為沒有對該股票產生任何負面影響。
  被告潘海深為支持其答辯意見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予以證明:陳祖靈訴大唐公司虛假陳述賠償糾紛一案的訴訟材料、中國證券報2008128日的報道、大唐公司關于董事潘海深賣出本公司股票情況說明、潘海深本人關于股票誤操作向上海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上交所)的書面說明、大唐電信股票自200742日至20071228日的歷史交易清單。
  經本院庭審質證,雙方當事人對原告陳祖靈提交的身份證公證書、潘海深的戶籍證明、證監會的處罰決定書、成交量收盤價一覽表、對賬單1份、股東卡、大唐公司《2006年年報》,被告潘海深提交的陳祖靈訴大唐公司虛假陳述賠償糾紛一案的訴訟材料、中國證券報2008128日的報道、大唐電信股票自200742日至20071228日的歷史交易清單的真實性無異議,故本院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予以確認。
  雙方當事人對以下涉及本案爭議焦點的證據持有異議:
  一、陳祖靈提交的成交量收盤價一覽表的證明事項,該證據證明潘海深的賠償責任。經質證,潘海深認為該證據與本案無關。本院經審查認為:該證據本身只能反映當時的成交量和收盤價,無法證明潘海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故本院對該證據的證明力不予確認。
  二、潘海深提交的陳祖靈訴大唐公司虛假陳述賠償糾紛一案的訴訟材料的證明事項,該證據證明陳祖靈依據同一交易行為,同一交易過程,同一交易損失,分別以不同的名義向同一法院提起不同的訴訟,違背了一案不二審的規定。經質證,陳祖靈認為該證據與本案沒有關聯性。本院經審查認為:潘海深提交的該份證據內容與本案涉及的部分事實有關,故本院對該份證據的關聯性予以認定,對該份證據的證明力問題,將在論理部分述及。
  三、潘海深提交的大唐公司關于董事潘海深賣出本公司股票情況說明及潘海深本人關于股票誤操作向上交所的書面說明,證明潘海深的股票賣出行為確實屬于誤操作,并且在第一時間向公司董事會秘書說明,并通過董事會秘書及時向上海證券交易所說明,希望能及時采取補救措施取消該筆交易,或通過其他方式恢復原持有的股份,盡可能挽回因誤操作給證券市場及大唐公司帶來的不利影響。經質證,陳祖靈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有異議,認為大唐公司未在說明上蓋章。本院經審查認為:大唐公司關于董事潘海深賣出本公司股票情況說明因沒有大唐公司加蓋的公章,且陳祖靈對該證據的真實性有異議,故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不予確認。對于潘海深本人關于股票誤操作向上交所的書面說明,因是潘海深單方出具,且陳祖靈對該證據有異議,故該證據不能作為有效證據予以采信。
  本院根據當事人陳述及上述認證查明:199810月,大唐公司的股票“大唐電信”在上交所掛牌上市,股票代碼為:600198。潘海深1998921日至20083月曾任大唐公司董事。
  陳祖靈于199692日在上交所開立個人股票帳戶,編號為01278048。2007227日,陳祖靈開始買入大唐電信股票。2007410日,陳祖靈以17.10元買入43 800股,2007618日,陳祖靈以24.47元賣出13 800股。此后,陳祖靈又多次買入或賣出大唐電信股票。
  2008320日,證監會下達[200812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該決定書認定潘海深存在如下違法行為:
  潘海深從1998921日至今一直擔任大唐公司董事,并于2001921日至今擔任大唐公司董事會審計與監督委員會委員。根據公司章程,董事會審計與監督委員會的職責包括審核公司的財務信息及其披露。
  2002年,潘海深在國泰君安證券公司北京知春路營業部開立18003211(潘海深)資金賬戶,下掛1個上海股東賬戶A156046013。潘海深本人承認該賬戶歸其所有,交易資金來源于他的工資卡。截至2007415日,該賬戶內有大唐電信股票13 637股。
  2005年,大唐公司虧損。20061030日,大唐公司發布2006年業績預增公告,預計2006年全年實現盈利。20072、3月間,大唐公司與其2006年年審機構經過溝通,擬對光通信、無線分公司的資產計提大幅減值準備,初步判斷大唐公司2006年會有數億元的虧損。200744日上午1033分,大唐公司董事會秘書將審計機構的預審計意見、公司經營班子關于年報虧損的匯報、預虧公告全文以電子郵件的形式向包括潘海深在內的全體董事做了匯報,匯報材料中稱因“對整合后的無線、光通信資產進行大幅減值計提,由此將造成2006年年度財務報告虧損56億元?!?span lang="EN-US">2007年45日,大唐公司發布《大唐電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度業績預告更正公告》,宣布大唐公司由預盈轉預虧,但未披露預計虧損的具體數額。根據詢問筆錄,潘海深稱自己在公告前就知道會有幾個億的虧損。
  2007416日,潘海深通過辦公室電話下單,以每股20 .53元的價格將其持有的大唐電信股票13 637股賣出,成交金額為279 967.61元。該價格既是當日收盤價,也是當日漲停價。次日,潘海深向上交所匯報了此次交易情況,潘海深稱2007416日的交易行為是誤操作。
  證監會以潘海深的行為違反證券法的第七十六條的規定,并依據證券法二百零二條的規定對潘海深給予3萬元的處罰。
  上述事實,有雙方當事人提交的上述證據及陳述意見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本案雙方爭議的焦點為:第一,陳祖靈訴訟請求之經濟損失與潘海深賣出股票行為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第二,潘海深是否應當對陳祖靈的經濟損失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一、關于陳祖靈訴訟請求之經濟損失與潘海深賣出股票行為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本院認為:陳祖靈以證券內幕交易為由,起訴潘海深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證券內幕交易是指掌握上市公司未公開的,可以影響證券價格的重要信息的人,在該信息轉變為公開信息之前,買入或者賣出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直接或間接地利用該信息進行證券交易,以獲取利益或減少損失的行為。潘海深作為大唐公司的董事應當屬于掌握大唐公司內幕信息,他于2007416日賣出大唐電信股票的行為,受到了證監會的處罰。但從本案有效證據表明潘海深與陳祖靈在本案訴訟前并不相識,陳祖靈買賣大唐電信股票并非受到潘海深的引導,并且陳祖靈于2007410日以17.1元買入該股票,又于2007618日以24.47元賣出,每股凈盈利7.37元,但此時距離潘海深賣出股票已經兩個多月,至此,說明潘海深的行為沒有給陳祖靈帶來負面影響或損失。
  本案中,陳祖靈作為理性投資者,在2005118日大唐公司因涉嫌虛假陳述被北京監管局決定立案調查后,仍從2007227日起,多次買賣大唐電信股票。該行為要么屬于應當預見大唐公司涉嫌存在的虛假信息披露行為可能被定性為虛假陳述行為的結果會給自己帶來投資風險而沒有預見,要么屬于已經預見大唐公司存在虛假信息披露行為會給自己帶來投資風險但抱有不必然給自己帶來投資風險之僥幸心理,顯屬缺乏足夠的證券市場風險防范意識。在此情況下,陳祖靈訴訟請求之經濟損失,屬證券市場中正常的投資交易風險,不應歸責于潘海深。故本院認定陳祖靈的經濟損失與潘海深賣出股票行為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
  二、關于潘海深是否應當對陳祖靈的經濟損失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因本院認定陳祖靈的經濟損失與潘海深賣出股票行為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故潘海深對陳祖靈的經濟損失不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綜上,潘海深關于陳祖靈訴訟請求所涉損失與其賣出大唐電信股票行為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的辯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陳祖靈的訴訟理由及所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訴訟請求成立,故本院對陳祖靈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七十四條、第七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陳祖靈對被告潘海深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一萬零五百三十七元二角六分,由原告陳祖靈負擔(已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同時根據不服本判決部分的上訴請求數額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向本院領取交費通知書),上訴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如在上訴期滿后七日內未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審 判 長  陰 虹
代理審判員  寧 勃
代理審判員  鄭偉華
二○○九 年 十 月 二十二 日
書 記 員  衛 華

 

上一篇:陳錦棠與廣東美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賠償糾紛判決書 下一篇:王勝源與東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虛假陳述賠償糾紛調解書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